第十章 重回參謀本部

 

一、參謀總長室特別行政助理官

 

  民國五十一年十月二十日,中共與印度邊境爆發劇烈衝突。十月二十九日,我

外交部發表聲明:﹁中國政府從未承認所謂﹃麥克馬洪線﹄為中印疆界線。﹂︵註

一︶十一月下旬,總統蔣公至金門巡視,見余將軍仍在防衛部,即命:﹁跟我回去

﹂,︵註二︶當日即隨座機返回台北。參謀總長彭孟緝上將於十一月三十日發布命

令:﹁核定陸軍第九軍軍長兼金門防衛副司令官暫調本部服務,負責督導本部有關

中美聯合作業及與美方高級官員之連繫協調事宜並照副參謀總長待遇,以五十一年

十二月一日生效。﹂︵註三︶當時副參謀總長二人,為馬紀壯與賴名湯,編制已滿

,遂安排余將軍任﹁國防部參謀總長室特別行政助理官﹂職務。︵註四︶當時人事

次長為宋達,情報次長為羅英德,後勤次長為黃占魁,計畫次長為馮啟聰;而作戰

次長劉廉一中將曾經兩度為余將軍之直屬長官︵國防部部長辦公室主任與副主任、

六十七軍軍長與所屬二八五師師長︶,如此安排亦可避免職務上下倒置的尷尬場面。

 

  余將軍依總長賦予之任務展開工作,國防部俞部長對余將軍之倚重依舊,不時召見

諮詢意見。到任第一個月,依︽俞大維先生年譜資料初編︾,有以下記載:︵註五︶

 

  十二月一日:十一時,與梁副部長、余伯泉商談。

 

  十二月十日:上午九時半,接見協防司令部參謀長商談,余副總長在座。十

一時十五分,赴美大使館拜訪柯克大使,余副總長及胡旭光同行。

  十二月十二日:上午九時卅分,與羅英德、余將軍商談。

 

  民國五十二年二月份類此情況者有四次,三月份則有九次。另三月七日紀事為

:下午三時半,兵棋室聽取余將軍簡報。︵註六︶

 

  民國五十二年至五十四年間有關中、美聯合作業、軍援事項,由余將軍負責連

繫協調之美方高級官員有:︵註七︶

 

  臺灣協防司令:先後為梅爾遜(Charles L. Melson)中將、耿特納(William

E. Gentner)中將。

  顧問團團長:桑鵬(Kennth O. Sanborn)少將。

  第七艦隊司令:穆爾(Moore)中將、強生(Johnson)中將。

  第十三航空隊司令:梅爾頓(Milton)少將、威爾遜(Wilson)少將。

 

二、反攻大陸作戰計畫

 

  余將軍此一時間另一重要任務就是督導完成﹁反攻大陸作戰計畫﹂。

 

  民國七十六年八月三日,國防部前部長俞大維博士接受史編局徐鳳祥顧問訪問

時說:﹁藍線計畫為反攻大陸作戰計畫。假如中共攻擊外島,有威脅本島之安全顧

慮時,美以海空支援國軍向大陸進軍,以減輕本島作戰壓力,進而對大陸擴張戰果

,以確保基地安全。為遂行上述計畫,美軍需適時檢討國軍作戰能力,修訂陸軍編

裝改為﹃前瞻師﹄,空軍換機、海軍換艦,建立後勤體系,美援各項裝備及補給品

源源而來,使國軍戰力大增。這些軍品、技術之獲得,是隨計畫而來的。﹂︵註八︶

 

  俞前部長於接受台灣日報記者李元平專訪時透露:﹁藍線計畫(Blue-Line Plan):

為我反攻大陸之作戰計畫;美方始終堅持,凡援我之武器,只限於防禦之用,如主

動攻擊大陸,絕不同意,所以,﹃藍線計畫﹄美方並未直接參與作業。﹂俞部長奉

總統蔣公指示,多方與美國駐華大使斡旋,最後簽擬了待機反攻的﹁藍線計畫﹂,

並呈報奉總統核定。︵註九︶

 

  曾任陸軍總司令的于豪章將軍在其自傳︽七十回顧︾中自述:﹁我擔任陸軍總

部參謀長八個月期間︵民國五十三年二月十日至五十三年九月一日︶,總統 蔣公

正積極策畫反攻事宜,前曾指示陸總部及金防部各成立一個計畫組,推動此項工作

,陸總部為此專案計畫經常召開會議。﹂︵註一○︶

 

  戰爭學院將官班五十八年班結業,曾任空軍總司令與我國駐約旦大使的陳衣凡

將軍,民國五十二年擔任國防部計畫參謀次長室空軍助理參謀次長︵計畫次長是馮

啟聰中將,助理次長執行官是空軍毛瀛初將軍,陸軍助次是朱嘉賓將軍,海軍助次

是陸戰隊楊友三將軍︶。陳將軍追憶當時擬訂反攻大陸作戰計畫之情境:﹁總統交

代我們與美國人共同做反攻大陸的作戰計畫。計畫次長室與美國人共同做了很多的

反攻大陸計畫。總統交代余伯泉將軍以副總長的名義負責督導這項作戰計畫並與美

方溝通。雙方研究在戰略、戰術上的歧異點,評估我三軍可用的兵力與海軍運輸的

構想。提出各種作戰計畫案:何地登陸、灘頭狀況、參加兵力大小、兵力運用等,

目的是配合未來狀況的發展。例如在溫州以南登陸、金門對面登陸、廣東沿岸登陸

,還有到華北大沽登陸的計畫都是三軍聯合作戰計畫。各軍種的次長回到各總部指

導軍種完成次一階層的作戰計畫,來配合國防部的反攻計畫。余將軍前後耗時兩年

多完成這麼大的國防部階層的計畫,並且翻成英文向美軍簡報。將中文版、英文版

的眾多作戰計畫整理得井然有序。不管是部本部或參謀本部的長官們與我們十分欽

佩將軍。老先生很喜歡他,經國先生很尊敬他。﹂︵註一一︶

 

  陳將軍又說:﹁馮次長、助次執行官毛瀛初先生與余老師一起做反攻計畫。毛

先生與余老師私交很厚,時常在星期天到余先生家去聊天吃飯,余老師與毛先生非

常投緣,兩人感情很好。我在計畫次長室與余老師常抬槓,有一次他說:﹃陳衣凡

,你有理,我聽你的;你沒有理,你聽我的﹄。我們辯論空軍的運用方法,他希望

你辯論,不喜歡唯是派的人,他沒有階級觀念,沒有命令式的行為,完全從學術出

發來研究兵學。他有很爽快的廣東人作風,這個人很了不起的,我很欽佩余老師。

﹂︵註一二︶

 

  五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總統令:﹁余伯泉中將晉任陸軍二級上將﹂。

 

  民國五十三年三月十六日國防部蔣副部長經國到職佈達,梁副部長序昭上將派

任駐韓大使。民國五十四年一月十三日,俞大維先生行年六十九歲,國防部部長職

務交由蔣經國先生接長。︵註一三︶余將軍自民國五十一年十二月起任參謀總長室

特別行政助理官,任務單純,且連絡美方高級人員已駕輕就熟,公務之暇,乃能潛

心軍事學術之研究,陸續完成多種著作。請參閱本書附件二﹁余將軍著作年表﹂。

 

三、對於小戰鬥單位︵班、排、連︶陣地攻擊之研究

 

  民國五十四年二月至四月間陸軍作戰發展司令部規畫指導,由配屬該部之實驗

團︵步兵第十九師五十六團︶作了二次實兵示範演習,即﹁林上演習﹂︵二月七日

於林口苦苓林營區教練場演練戰鬥體能訓練、步兵班三角形攻擊戰鬥群隊形訓練、

近戰基礎訓練等三個課目︶,及﹁林上二號演習﹂︵四月十日於桃園海湖訓練場演

練班近戰、連越渠攻擊、步兵連攻擊等三個課目︶,︵註一四︶、︵註一五︶由總

統蔣公親臨視導,國軍重要幹部及德、日軍事顧問均到場參觀。演習後,總統蔣公

分別集合重要幹部作了講評,相關訓詞並印發各級參研。余將軍時任參謀總長室特

別行政助理官,依據訓詞及參觀演習所見撰寫心得報告呈核。八月十二日奉蔣公批

示:﹁此為余伯泉將軍之心得報告,可交作戰發展司令部審核後編印,分發至各師

、團、營、連、排、班各級指揮官研究與練習為要。平時訓練與校閱講解,亦應以

此為主要資料。﹂

 

  約在兩週之後,民國五十四年九月一日,余將軍即奉調回任副參謀總長。︵註

一六︶本研究報告之要目,請參閱本書附件﹁余將軍著作年表﹂。

 

四、野戰軍戰略之研究

 

  民國五十四年九月,余將軍遵總統蔣公歷年﹁國軍將領應對軍事學多作研究﹂

之教示,及應陸軍指揮參謀大學校長蔣緯國中將之邀,為該校研究班︵第五期︶學

員講授﹁野戰軍戰略之研究﹂一課,自九月十八日開始,計畫於十二週內以五十二

小時講授完畢。本課程內容曾向蔣公面報,呈核楷書大字之簡報本︵課程講義第一

輯︶奉閱後於民國五十七年以侍戰丙字第一三二│一號函發還,現珍藏於戰爭學

院野戰戰略組。謹將該簡報本之﹁前言﹂全文轉錄如次,以示存真。︵註一七︶

 

    前 言

 

職應陸軍指揮參謀大學校長蔣緯國中將之邀,為該校研究班講授﹁野戰軍戰略之研

究﹂一課。自本︵五十四︶年九月間開始,預計於十二週內以五十二小時講授完畢。

 

職學本疏,而敢於獻曝者,因承

 

鈞座歷年﹁國軍將領應對軍事學多作研究﹂之教示,故將一得之愚,提供陸軍袍澤參考。

 

 至課程中多以歐洲戰史、戰例為依據者,乃因西方軍學自拿破崙以還,無論軍制

、後勤、參謀組織均漸具規模,況歐洲千餘年來大小戰爭頗多,而戰史之記載尤為

精詳,便於後人之參證與師法。反觀我國歷代之戰爭、正史與稗野所載語焉不詳;

即有清一代,年代匪遠,曾左用兵雖可跡尋,而亦難窺全豹,所用地圖亦欠準確。

職是之故,遂以歐洲戰史為經,以諸典則為緯,相互參照而撰著本課。旨在鑑古知

今,毋重蹈前錯,而承襲故智,進而知變,冀能生巧,以達化境。

 

 至本課程講授之效果,除請由蔣校長考查另報外,謹將課程講義第一輯恭呈

鈞鑒

  謹呈

總統

職余伯泉 謹呈      

 

陸參大研五期本課程原訂五十二小時,實際使用八十六小時,於民國五十五年三月

二十三日授畢。︵註一八︶本課程講義之要目,請參閱本書附件﹁余將軍著作年表

﹂。研六期及研七期沿用此講義,嗣後國軍軍官深造教育改制,研八期學員與三軍

聯合參謀大學正規班第十七期入學考試錄取之學員,合併成為三軍聯合大學正規班

第十七期,後又改制為三軍大學戰爭學院正規班五十九年班,校長余上將在該班親

授內容業經增訂之﹁野戰戰略﹂。︵註一九︶

 

五、戰術詳記

 

  ︽戰術詳記︾是余將軍自陸大特五期結業後,賡續研究陸軍戰術所作之筆記。

本筆記乃是以舊日本﹁作戰要務令﹂︵昭和十五年││一九四○年││民國二十九

年五月頒布,同年我國軍事委員會軍訓部譯印︶為基礎,而對於戰術各種問題,作

一完整而有系統之分析與研究。研究之方法,乃依據日本﹁作戰要務令﹂編成之次

序,先逐段引其條文,然後參考日、英、美、法、德、俄各國有關之典範及各種戰

術書籍,對該條文之意義,作一詳盡之解釋與研究。後部則為余將軍對各項戰術問

題︵各種研究綱目︶之體認與心得。︵註二○︶

 

  本筆記書稿呈總統蔣公核閱後奉批交實踐學社詳細研究,其意見與書稿稍有出

入。蓋書稿係綜合世界各國戰史、戰例,擷取其經驗及精華,著重於原則性之揭示

;而實踐學社則注重細部規定事項,或對書稿原意有不甚瞭解之處。後將該社意見

並列於有關條文之後,俾讀者集思廣益。書成奉總統蔣公○七二四台統二敏令核

准,交由陸軍總部作為修訂典範令之參考,並將原件印發各高級幹部參閱。︵註二

一︶國防部遵示於民國五十四年十二月將全書三冊印製完成;另於民國五十五年五

月以﹁編撰戰術詳記三冊有參考價值﹂核頒余將軍一等績學獎章乙枚。︵註二二︶

︽戰術詳記︾之要目請參閱本書附件﹁余將軍著作年表﹂。

 

六、核子時代中之戰略

 

  余將軍於陸參大研究班講授﹁野戰軍戰略之研究﹂課程後,有感於學者對戰略

及相關問題尚缺一連貫性之概念,民國五十五年四月撰就︽核子時代中之戰略︾乙

書俾供有識之士參研。本書首論戰略之一般意義及其重要性,次論以往各時代中之

戰略指導原則,末論核子時代中諸戰略之問題。︵註二三︶本書在結論中歸納出:

未來戰爭之型態為核子戰爭、有限戰爭;核子時代中之戰略計畫作為︵主要程

序及其內容︶;核子時代中之戰爭指導:爭取世界輿論同情、掌握敵國或友邦之

致命利害關鍵,使友邦及︵或︶超等國家之利害與我一致、於國際上盡力孤立敵國

、捕捉或促成世界局勢對我有利之時機。上述各款均舉實例充分說明其要旨。︵註二四︶

 

七、總統府參軍長

 

  民國五十五年九月十七日,余將軍奉令調任總統府參軍長,︵註二五︶得以直

接襄助總統蔣公瞭解處理有關軍事事務。民國五十六年二月余將軍應國防研究院教

育長徐培根上將之邀,於該院第八期第六課程﹁新武器與現代戰爭﹂中講授﹁核子

時代戰爭中之戰略﹂兩小時。︵註二六︶民國五十六年七月一日,余將軍奉令調任

國防部聯合作戰研究委員會主任委員。︵註二七︶

 

八、聯合作戰研究委員會主任委員

 

  民國五十六年七月一日,余將軍就任國防部聯合作戰研究委員會主任委員,前

任主任委員劉廣凱上將在任僅兩個半月即奉調聯勤總司令,副主任委員︵執行官︶

柯遠芬中將奉調援越軍援團團長方離職,三位副主任委員為陸軍劉廉一中將︵職務

上下倒置已不可避免︶、海軍段一鳴中將、空軍董明德中將,委員有三十八員。︵

註二八︶主任委員交接典禮由參謀總長高魁元上將主持,典禮完畢之後,聯戰會舉

行送舊迎新茶會。原任官劉廣凱上將在他原已撰就而專囑於身後刊行的回憶錄︽劉

廣凱將軍報國憶往︾中,有以下的記述。︵註二九︶

 

  在茶會中,新任主任委員余伯泉上將致歡送詞說:﹁從來在我國民革命軍陸、

海、空軍高級將領中,能忍受不白之冤代人受過引咎辭職自我犧牲以成全他人者,

劉孟實兄實為第一人,而凡歷年來調到聯戰會服務的人,再能調出而東山再起者,

劉孟實兄亦為第一人,這兩項不平凡事件的發生,都集中於孟實兄一人的身上,可

謂奇蹟。今天我們本會舉行茶會的目的,第一是為劉孟實兄祝賀他東山再起,重為

黨國擔當重任,並祝他前途遠大和未來的一切成功。第二是讚佩 總統的英明偉大

和知人善任,並給我們本會同仁以無限的希望和鼓勵。﹂我即刻說:﹁方才子龍兄

的獎掖、廣凱實在是愧不敢當,我在二年以前受命任海軍總司令之際,姑不問理由

與原因如何,究竟是失敗了,如今奉命又任聯勤總司令之職,因此就不可以再度失

敗,誓當竭力以赴,決不負 總統之厚愛及各位長官同仁之期許。至於前途發展,

乃在不可知之中,說不定在聯勤總司令任滿之後再調回至本會服務,也未可知也。

謹謝各位對於本人所給予的盛誼與勉勵。﹂

 

九、﹁統一軍事思想﹂研究報告

 

  余將軍到任後,奉總統蔣公手諭:﹁研究如何統一國軍軍事思想具報﹂,乃編

組專案小組展開研究,此研究報告由余將軍親自指導撰寫於民國五十六年十二月完

成,並於國軍第十三屆軍事會議作專題報告,︵註三○︶名為﹁統一軍事思想之研

究﹂,全文收錄於余將軍著︽兵學言論集︾,列為言論集首篇。︵註三一︶謹摘錄

要點如次。

 

統一軍事思想之研究

  軍事思想之意義及史例

  統一軍事思想之重要性及其史例

  統一軍事思想之權責及各階層之範圍

 

權責:最高軍事思想之權責乃屬於最高統帥,但今日之統帥多為國家元首,故參

謀總長以最高軍事幕僚長之身分有代勞之責,對於如何統一軍事思想應提出具體之

意見,奉批准後則澈底執行。

 

各階層之權責範圍

    國防部長:根據元首所決定之國家目標或戰爭目標:

     建議及執行整個國力之運用︵國家戰略︶。

建議及執行與或協調國力主管之各部之建議︵軍事、政治、經濟、心理等︶。

    參謀總長:根據國家戰略之構想:

     建議及執行整個武力之運用構想︵軍事戰略︶。

     將此種用兵之思想灌輸於整個參謀本部之主要參謀︵統一軍事思想︶。

根據右述思想,決定整個建軍方案,使三軍各總部有所依據。在此方案中應決定

:三軍是否應平行發展抑或偏重於某軍種?三軍中有無特殊之作戰工具或戰鬥單位

應優先生產或成立?

    各軍種總司令:根據參謀總長之軍事戰略構想:

     建議及執行該軍種運用之構想︵軍種戰略︶。

     將此種構想灌輸於整個總部之主要參謀︵統一軍種之軍事思想︶。

根據右述思想,決定整個軍種建軍之方案,而在此方案中應決定該軍種各部門之

發展或裝備之生產優先問題。

  總統軍事思想之歸納

  當前國軍統一軍事思想問題之檢討

  結論︵共六項,摘錄四項︶:

 

軍事思想作廣義的解釋為軍事學一般的理論,狹義的解釋是針對未來之敵人如何

用兵與建軍。

   軍事學校之教育為廣義的統一軍事思想的機構。

   國軍缺乏一機構長期並反覆磨鍊高級指揮官戰略戰術修養。︵節錄︶

   成立一教育機構磨鍊三軍高級官長之戰略戰術修養。︵節錄︶

 

  民國五十七年八月十六日,余將軍奉命由國防部聯合作戰研究委員會主任委員

調任三軍聯合參謀大學校長︵原校長劉安祺上將調任國防研究院副主任,後並晉任

陸軍一級上將︶,國軍深造教育體制革新於焉展開,﹁統一軍事思想﹂研究報告似

可作為此次調職之註腳。

 

 

註 釋

 

註 一:︽中國近代大事年表︾,近代中國出版社,民國七十年九月,頁一八五│

一八六。

註 二:李鑄靈,︿余上將子龍事略﹀,︽廣東文獻︾十五卷四期,民國七十四年

十二月三十一日刊行,頁一四六。

註 三:余將軍兵籍表第三十七項﹁備註﹂欄記載。

註 四:余將軍兵籍表﹁經歷﹂欄記載。

註 五:︽俞大維先生年譜資料初編︾,國防部史政編譯局輯印,民國八十五年

十二月三十日,頁一五二三│一五二七。胡旭光當時為國防部連絡局局長。

註 六:同註五,頁一五四九│一五五八。

註 七:︽俞前部長大維勤政紀要︾,國防部史政編譯局輯印,民國七十年六月十

五日,附錄三︿俞前部長任內美軍臺灣協防司令暨顧問團團長一覽表﹀。

註 八:同註五,頁一八三八。

註 九:李元平,︽俞大維傳︾,臺灣日報社,民國八十二年二月十五日增訂十二

版,頁一七六一七八。

註一○:于豪章將軍自述:︽七十回顧︾,國防部史政編譯局,民國八十二年六月

,頁一九四。

註一一:陳衣凡將軍訪談紀錄,民國八十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劉永尚先生錄音與文

字整理。

註一二:同註一一。陳將軍嗣後於戰院將官班受訓時曾受教於余將軍,故尊稱為﹁

余老師﹂;毛瀛初將軍為陳將軍航校之先期學長,故稱為﹁毛先生﹂。

註一三:同註五,頁一六七八│一六七九、一六八九。

註一四:丁肇強將軍訪談紀錄,民國八十五年六月十五日,丁將軍民國五十四年擔

任陸軍第十九師五十六團副團長。

註一五:李長榮,︿林上二號演習記﹀,︽黃埔三日刊︾,民國五十四年六月十日

。李長榮上校,軍校三十二期結業,民國五十四年擔任陸軍步兵第十九師五十六團

二營示範攻擊連第一排排長。

註一六:同註四。

註一七:﹁野戰軍戰略之研究﹂課程講義第一輯呈總統蔣公核閱之毛筆大字簡報本

,民國八十六年四月三日由戰爭學院野戰戰略組主任教官王德麟將軍出示於筆者,

蔣公用紅色蠟筆批校之字蹟歷歷在目,如第一章︿戰略之重要性﹀第二款:不懂戰

略所產生嚴重後果,﹁軍事學無是非﹂改作﹁對軍事學如不知是非﹂等。

註一八:參考邱中岳將軍珍藏多年之陸參大研五期受訓講義、筆記及日記。

註一九:丁肇強將軍訪談紀錄,民國八十五年六月十五日。

註二○:余伯泉,︽戰術詳記︾︵第一冊︶,國防部印,民國五十四年十二月,頁一。

註二一:同註二○,頁一及扉頁說明。

註二二:余將軍兵籍表﹁勛獎﹂欄記載。

註二三:余伯泉,︽核子時代中之戰略︾,單行本,民國五十五年四月,頁一。本

書收錄於余伯泉上將著,︽兵學言論集︾,三軍大學印,民國六十三年十月,頁六

七│一一○。

註二四:同註二三,頁三二│四四。同見︽兵學言論集︾頁一○○│一一○。

註二五:同註四。

註二六:國防研究院第八期︽研究員手冊︾,課程課目講師與使用時間表,民國五

十五年十月,頁二三。

註二七:同註四。

註二八:︽國防部聯合作戰研究委員會會史︾,民國五十九年二月,頁三○、三三

、四八│五○。

註二九:劉廣凱,︽劉廣凱將軍報國憶往︾,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民國八十

三年一月,頁二八六│二八七。

註三○:同註二八,頁二四、七二│七三。本研究報告列為余將軍於主任委員任內

主要政績之一。

註三一:余伯泉上將著,︽兵學言論集︾,三軍大學印,民國六十三年十月,頁一

│一四。

 

創作者介紹

KCWANG的部落格

KC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