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金防部

 

  民國四十九年秋,余將軍任中將副參謀總長已逾六年,兼任計畫參謀次長亦逾兩

年,依當時國防部對重要軍職之經管要求,須歷練軍長職務,經歷方稱完整。人事參

謀次長室幕僚作業先期協調第一、二軍團而未果,人事參謀次長毛景彪中將,深知金

防部司令官劉安祺上將戡亂期間,率第二十一兵團在民國三十八年十月於兩廣轉進作

戰失利,所部由陽江及湛江等地得以順利撤退,與余伯泉將軍西營平亂後固守湛江要

域掩護大軍轉進頗有關連︵詳見本書第五章│抗戰與戡亂︶,遂親往金門面報劉司令

官,即獲首允。︵註一︶陸軍總司令羅列上將原與余將軍同任副參謀總長,確信余將

軍之才具能夠勝任,余將軍始得於民國五十年一月一日奉總統令核定調任陸軍第一軍

軍長兼金門防衛司令部副司令官。

 

  民國五十年初金防部司令官為劉安祺上將,副司令官有張國英中將、黃震白少

將︵海軍︶、陳遠運少將︵空軍︶,參謀長于豪章少將︵後任為王廣法少將︶,政

戰部主任王和璞少將。︵註二︶余將軍到任後除統領第一軍所屬各部隊外,於防衛

部則負責督導參二、三業務,五月一日起兼任戰地政務委員會委員。九月一日劉司

令官榮調陸軍總司令,王多年中將繼任司令官。十一月,第一軍軍部與本島第九軍

軍部定期輪調,余將軍續留金門任第九軍軍長仍兼副司令官。

 

一、金門防衛作戰原具優良基礎

 

  金門自民國三十八年十月二十五日﹁古寧頭大捷﹂後,歷任司令官對戰備工作

無不積極從事,各有建樹,如胡璉上將修築中央公路,劉玉章上將整修機動預備隊

打擊路線之戰備道等。劉司令官玉章到任一年後,於副司令官兼政戰部主任柯遠芬

中將策畫下,民國四十四年七月起開辦﹁金門軍官訓練團﹂,其訓練內容切合金門

島嶼作戰的需要。如劉司令官玉章在︽金門訓練集︾序文中指出:﹁反登陸作戰就

是遭遇戰的原則來指導作戰﹂,︵註三︶一語道出反登陸作戰指導之要旨,本句後

人加以引用者殊多。軍官訓練團傳授金門防衛作戰的戰術思想,名之曰﹁攻勢防禦

﹂,即以守備部隊拘束敵人、消耗敵人,造成反擊良機,以機動部隊捕捉戰機、適

時反擊、快動猛打、消滅敵人。此一戰術思想已將前圓山軍官訓練團日籍教官所傳

授的﹁拘束﹂與﹁打擊﹂加以靈活運用。︵註四︶軍官訓練團﹁灘頭防禦戰鬥﹂課

程之結論中提到﹁三殲主義﹂││殲敵於水際、殲敵於灘頭、殲敵於陣內。︵註五

︶這些要目,當為近年國軍反登陸戰術之張本。另﹁海岸防禦及設施﹂課目認為:

陣地選定應為敵之所必攻;工事構築應蔭蔽重於堅強,蔭蔽之要領:工事位

置應選在小高地、家屋以及岩石的側方與後方;低矮;正面︵最好︶不開口;

形態與現地一致;巧妙偽裝;偽陣地偽工事設施。︵註六︶其中第項及第

項為各國防禦典則條文所未見者,非有實戰經驗與曾受血的教訓者不可得知,本

課目講義又附圖說,能使學者清晰瞭解其要義所在。以上所引,旨在說明在民國四

十七年八月﹁金門砲戰﹂之前,金防部防衛作戰既有基礎已具高度水準,敵若來犯

,必無倖存之理。軍官受此訓練,若能用心體會,全力執行,達成上級賦予之防禦

任務,應無問題。

 

二、防衛作戰戰術指導磨練法

 

  金馬外島防衛獨立作戰的﹁太白計畫﹂,原係余將軍於參謀本部任副參謀總長

時所主持策畫,余將軍對金門防衛作戰並不生疏。金門砲戰後國防部檢討金防部作

戰計畫多偏重於防敵﹁兩棲進犯﹂,至對敵用﹁砲擊封鎖﹂一著,則未能預作深一

層之澈底研究對策︵見本書第八章︶。此於︽金門訓練集︾講授課程﹁反轟擊戰鬥

﹂中,預想可能遭受匪空機、海艦和岸砲向我實施猛烈轟擊,而於結論中強調﹁爭

取海空優勢,制壓匪岸砲兵力,達成減少傷亡,確保戰備完整,為反轟擊戰鬥之作

戰要求。﹂對於制壓匪岸砲,及增強工事抗力,僅有原則性之敘述。︵註七︶此與

上述檢討缺失,並無二致。民國四十七年十二月,金門砲戰情勢稍緩,劉司令官安

祺上將到任後即針對上述缺失,加強鋼筋混凝土工事掩體之構築與坑道工事之開鑿

,擴大太武山中央坑道、興建擎天廳及南北坑道均係當時之主要工程,而有﹁建設

地下金門﹂之美譽。︵註八︶

 

  然總統蔣公親臨視察,發現金門戰備上之缺失,亦曾以親筆函要求從速改進。

如民國四十九年一月二十五日蔣公親函劉司令官安祺指出:﹁中︵正︶以為必須在

平時多作各種不同狀況之演習,使之習慣成自然,毫無畏懼,此乃吾弟目前最重要

之業務耳。又今日金門之戰備未能對沙盤與圖上演習加以特別重視,是為吾軍一個

重大缺點,務望從速補正為要。﹂又詳細指示:﹁最好每星期各地區各自實施一次

沙盤演習與防衛部實施全島之圖上演習,以期所有各種部署指揮與準備之缺點與弱

點皆能逐一發現,日新又新,加以糾正與補充無遺,乃可萬無一失耳。﹂︵註九︶

 

  余將軍於任第一︵九︶軍軍長兼金防部副司令官期間奉司令官之命,負責督導

防衛部及各一級單位之作戰與情報工作。曾遵蔣公指示,根據拿破崙之名言:﹁一

個指揮官應預想各種可能狀況,並有各種應付之腹案﹂,列出數百個狀況,實施兵

棋︵沙盤︶推演,來磨練金門各師師長之戰術指導,其主要內容可歸納如下:︵註一○︶

 

關於敵情之各種狀況

 空軍轟炸。

 砲擊。

 1+2。

 船隻集結。

 3+4。

 敵軍渡海。

關於陣線被突穿各種狀況︵即下列任何一個或一個以上之狀況︶:

 中央。

 右或左翼。

 兩翼。

在上述陣線任何一個狀況中,可能同時發生下列之一個或一個以上之狀況:

 在右翼之友軍被突穿或戰敗後撤。

 在左翼之友軍被突穿或戰敗後撤。

 敵在我背後空降。

在上述各種被突穿狀況中,指揮官準備用其預備隊逆襲時︵即局部性的逆襲︶可

能發生之下列任何一個或一個以上之狀況:

 逆襲部隊不能依時到達。

 逆襲部隊不能到達。

 逆襲部隊祇有一部份到達。

假如指揮官之逆襲是配合司令官全般性之逆襲時,則下列任何一個或一個以上之

狀況可能發生:

 總預備隊不能依時到達時。

 上述兵力不能到達時。

 上述兵力祇有一部份能到達時。

結論

 以上所述之戰術指導磨練法之邏輯順序,為增強記憶,特須謹記下列四項:

 與敵未接觸前之各種狀況。

 自己陣線︵左、右、中央︶被敵突穿。

 陣線被敵突穿,左、右翼友軍配合狀況。

 全般與局部逆襲之變化因素。

 

  據張進將軍回憶:余副司令官至各師磨鍊師長之戰術指導,僅防衛部第三處處

長及作戰官一人隨行,師部亦僅師長、參謀長、砲兵指揮官及參二、三科長在場,

副司令官出狀況,師長即席作答,偶而出狀況測驗師參謀長及砲兵指揮官。此法初

行之時,各師雖如臨大敵亦難以過關,迄副司令官余中將以上述戰術指導之邏輯提

示之後,各師據以準備與沙盤推演,再比照實施考驗團、營幹部。各級對防衛作戰

之信心亦隨之大增,達到總統蔣公之要求。︵註一一︶

 

三、示範奪槍術

 

  民國八十二年六月二十六日的青年日報有短文一則,標題是︿全能將軍﹀,作

者筆名﹁攻斌﹂,並附照片,轉錄如次:︵註一二︶

 

  民國五十年,余將軍服務金門前線時,一天在司令部附近看見駐防部隊在樹林

內操練自衛近戰的奪槍技術時,看見他們的動作有點花拳繡腿。一時技癢,走進樹

林內向隊職官說明來意後,就向部隊講解奪槍的要領和重點,並且親自在隊伍面前

示範。他要隊伍裡出來一位擔任刺槍,隊伍裡列兵一方面畏懼他官拜將軍;另一方

面對他年過五十,而且也懷疑他的技術,久久沒有人敢出列。於是他要筆者擔任刺

槍,由余將軍親自奪槍。當我將槍向他刺去時。說時遲;來時快,只見他一拍,將

槍往我肩上一壓,我就跪下了。他奪槍的技術快而狠,孔武有力,而且能運用人體

上的關節巧力。當時筆者手腕等關節部位,疼痛非常;肩上所受力量也很大,不得

不跪下。余將軍當年,年過半百,對個兵動作還如此純熟,所見不假,可稱得上是

全能將軍。

 

四、組排球隊打敗美軍顧問隊

 

  余將軍在金防部提倡體育活動,原擬組足球隊,惟標準場地難覓。後由軍官連

組成︵九人制︶十二人之排球隊,操兵月餘之後,接受美軍顧問隊之挑戰,顧問雖

人高手長,然技藝不精,以○比三敗下陣來。副司令官余將軍為隊長兼教練,於防

衛部西餐廳設慶功宴犒賞全隊,並開香檳以示慶賀,一時傳為佳話。︵註一三︶

 

五、調職重回參謀本部

 

  余將軍在金防部任職近兩年,民國五十一年十一月下旬,總統蔣公至金門巡視

,見余將軍仍在防衛部,即命:﹁跟我回去﹂。︵註一四︶余將軍當日即隨總統座

機返回台北,於國防部待命派職。余將軍於金防部任職期間所獲勛獎計有:民國五

十一年二月八日以﹁金門地區五十年一年來加強戰備特著功績﹂獲頒陸海空軍甲二

獎章乙枚,五十一年十二月十九日以﹁考績及年資合於給獎標準﹂獲頒七星寶星獎

章乙枚。︵註一五︶

 

 

註 釋

 

註 一:諶俊德將軍訪談紀錄,民國八十五年十二月十八日。諶將軍當時任余副總

長辦公室參謀。

註 二:︽劉安祺先生訪問紀錄︾,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民國八十年六月,

頁一六六。

註 三:︽金門訓練集︾,金防部編印,民國四十六年八月再版︵民國四十四年十

月初版︶,頁一︵司令官﹁序﹂︶。

註 四:同註三,頁八二│八九。

註 五:同註三,頁二三八。

註 六:同註三,頁一九三│一九五。

註 七:同註三,頁二一三│二一七。

註 八:同註二,頁一六四│一六五、一六八。

註 九:同註二,見附錄十一,蔣總統致劉安祺先生函。頁四九四│四九八。

註一○:余伯泉,︿防衛作戰戰術指導磨練法﹀,收於︽兵學言論集︾,三軍大學

印,民國六十三年十月,頁一六七│一七○。

註一一:張進將軍訪談紀錄,民國八十九年七月二十九日。張進將軍民國五十年時

任金防部第三處少校作戰官。

註一二:攻斌,︿全能將軍﹀,︽青年日報︾副刊,民國八十二年六月二十六日。

本資料承張進將軍蒐集提供。

註一三:吳秉秀先生訪談紀錄,民國九十一年七月十六日。吳秉秀先生原係陸軍足

球隊之成員,民國五十年輪調金門,任金防部營務組少校營務官。

註一四:李鑄靈,︿余將軍子龍事略﹀,︽廣東文獻︾第十五卷四期,民國七十四

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頁一四六。

註一五:余將軍兵籍表勛獎紀錄。

創作者介紹

KCWANG的部落格

KC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