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參謀本部

 

  民國四十三年五月二十七日,總統蔣公明令發布俞大維先生為行政院政務委員兼

任國防部長,六月二十二日總統特任桂永清上將為參謀總長。八月十二日,桂上將到

任僅五十餘日即因病遽逝於臺北,當時副參謀總長為陸軍中將加陸軍上將銜徐培根︵

保定三期、陸大正六期、德國陸大︶與陸軍中將加陸軍上將銜彭孟緝︵軍校五期、日

本野砲學校︶。總統於八月十三日發布命令,特任副參謀總長彭孟緝兼代參謀總長,

副參謀總長徐培根調任國防大學校校長︵原校長侯騰中將調任國防部戰略計畫研究委

員會主任委員︶,陸軍少將余伯泉晉升陸軍中將並特任為副參謀總長。︵註一︶、︵

註二︶

 

  余將軍就任時副參謀總長僅有他一人,業務督導涵蓋範圍包括第一至五廳及預算

、通信各局。當時之參謀次長,陸軍為羅列將軍︵軍校四期,原第一廳廳長︶,海軍

為馬紀壯將軍︵海官校二十三年班、美國海訓團,原海軍總司令︶、空軍為賴名湯將

軍︵軍校八期、航校二期,原第二廳廳長︶,俱為一時之選,分別督導各廳、局之業

務。︵註三︶

 

  民國四十三年九月二十日俞大維先生自美返國就任國防部部長職務,︵註四︶十

月一日即安排聽取余副總長伯泉專題演講︵︿對美軍事觀察﹀之修訂稿│概見第七章

記述︶。︵註五︶演講內容係藉對美軍事觀察來說明國軍未來工作的重點:要建立

戰爭構想,高級軍事教育應設立聯合參謀大學,步兵師編組宜為三三制;另說明

美軍之優點,特別強調對美軍有待研究之點。根據︽俞前部長勤政紀要︾及︽俞大維

先生年譜資料初編︾之記載,俞部長於九月二十日到任後至年底間,曾接見余將軍聽

取報告或諮詢意見達十六次之多,足見倚重之深。

 

一、大陳、南麂撤運

 

  民國四十四年一月十日上午七時二十分,中共空軍向大陳島我海軍艦艇開始攻擊

,至下午一時五十分為止,我中權艦沉沒,太和、中海、衡山三艦受傷,︵註六︶俞

部長召集彭代總長、余副總長討論大陳防務,請余副總長草擬致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

議主席雷德福函稿,並向總統面報,請其批准。︵註七︶

 

  一月十五日上午,總統府四十四年第二次軍事會談,由總統蔣公親自主持會中檢

討外島防禦問題。余副總長伯泉提出作戰檢討報告:

 

  大陳方面,匪空軍已掌握該區之局部空優,使我海軍大受威脅,陸軍漸次孤立

。我們當前對大陳的問題,是後勤如何維持,曾與美方討論:經常補給之維持;

存量;積量三個問題。經常補給之維持,我已改用LSM利用夜暗起卸,勉無問題。

但存量與積量之運補,運具尚可勉由海軍供應,但空中及海上掩護大成問題,經要求

蔡斯將軍以空中或海上掩護協助,尚未獲致協議。

 

  部長曾與美方商談很久,告以我軍防守外圍島嶼之意義。因臺灣地形中間是山

地,無縱深,全憑陸軍決戰不甚可靠,因此必須控制海峽,為使海峽能確實控制,故

必須守住幾個外圍島嶼,以作緩衝地帶,希望先期獲得情報,尤其現在匪空軍力量由

北逐漸向臺灣伸張,如果大陳、金門、馬祖不守,則臺灣本島殊難確保。在二次大戰

時,英倫三島雖無外圍島嶼,亦可確保,其理由為英國具有強大之海空軍力量。但我

國目前沒有英國之海空軍強大兵力。蔡斯與博德將軍不僅同意,而且表示讚佩。部長

更進一步要求三事:請協防外島;以空海軍軍力掩護;加強我空軍及高射砲力

量,並電雷德福將軍。在部長電報發出後,蔡斯將軍亦發電雷德福將軍,表示同意俞

部長意見。

 

  如美國不同意協防外島,我應退一步研究大陳萬一不守時之處置。因此,應速

加強南麂、馬祖之防務。

 

  總統指示:大陳不守,南麂亦難守得住,我們還是要堅守大陳。︵註八︶

 

  一月十八日共軍對我一江山實施突擊,上午七時五十八分起,先以機群猛炸我一

江山防禦工事,下午二時三十分起,又以機群與艦砲掩護其船隻實施登陸作戰,我守

軍游擊司令王生明率所部藉工事與數倍之敵浴血奮戰,殲敵甚眾。︵註九︶︵註一○

︶一月十九日共機賡續轟炸我大陳及一江山陣地,我空軍奉令攻擊汕頭、廈門、福州

港口及閩江口一帶海面中共船隻。︵註一一︶俞部長指示余副總長伯泉研擬與蔡斯聯

合聲明英文稿。︵註一二︶一月二十日共軍大批增援猛攻一江山,戰至下午九時,一

江山陷落。︵註一三︶

 

  一月二十一日上午九時,中美高層於士林官邸參加總統召集之會議,席間美方建

議願提供海、空掩護,協助國軍撤離大陳。會後,俞部長復奉總統指示,告知蔡斯:

請第七艦隊儘速馳往大陳海域;由中美雙方策定撤退計畫。︵註一四︶當日上午

我空軍續對閩江口、定海灣等海面中共船隻實施報復轟炸。︵註一五︶一月二十二日

下午,俞部長派余副總長伯泉面告蔡斯,如共軍再炸大陳,我方就恢復報復性之轟炸

。一月二十三日第七艦隊司令蒲萊德抵臺,共同研商大陳撤退事宜,俞部長並將我之

防衛臺海作戰構想相告。一月二十四日余副總長向俞部長回報:蒲萊德及蔡斯均同意

俞部長之作戰構想,並已將其轉報華府。︵註一六︶

 

  二月五日下午四時,總統府舉行四十四年第五次軍事會談,會中討論大陳撤退事

宜。︵註一七︶二月六日九時,余副總長電話向俞部長報告謂第七艦隊已接獲命令協

助國軍撤離大陳。我海軍船團於午後啟碇前往大陳,展開撤運行動。︵註一八︶二月

十二日十一時,總統府舉行四十四年第六次軍事會談,國防部報告﹁金剛﹂︵大陳撤

運︶計畫執行情形及工作檢討,略以大陳、漁山及披山軍民物資,由我海軍八五特遣

艦隊於美軍第七艦隊海空掩護下,已順利撤運至基隆港,此次中美聯合作戰計畫周密

,合作密切執行圓滿。︵註一九︶南麂島之軍民物資亦於二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由

我海軍編組九五特遣艦隊,於我空軍掩護下,執行﹁飛龍﹂計畫,分別撤運至東引、

澎湖等地。︵註二○︶余將軍伯泉於民國四十四年十月二日奉國防部核定,以﹁主持

金剛及飛龍計畫成績卓著﹂,獲得記功乙次之獎勵。︵註二一︶

 

  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原已於民國四十三年十二月二日在華府簽訂,惟兩國政府之

法定程序至四十四年二月底始完成,三月三日美國國務卿杜勒斯來華,雙方在臺北互

換批准書,條約當日生效。條約第二條:﹁締約國將個別並聯合以自助及互助之方式

,維持並發展其個別及集體之能力,以抵抗武裝攻擊。﹂︵摘錄︶,第六條:﹁為適

用之目的,所有﹃領土﹄等詞,就中華民國而言,應指臺灣與澎湖﹂︵摘錄︶。︵註

二二︶嚴格說來,中美聯合作戰﹁金剛﹂計畫,在條約正式生效前即付諸實施,似有

未合;而作戰實施之地域,亦不在條約第六條涵蓋範圍之內,惟因條約並未正式生效

,自然不受其拘束了。

 

二、中美樂成聯盟作戰計畫

 

  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生效後,民國四十四年三月五日美國海軍軍令部長卡尼上將

(Adm. Carney)、美軍太平洋總司令史敦普上將、第七艦隊司令蒲萊德中將、顧問團

長蔡斯少將等在臺北與我國防部高層官員舉行中美會報,席間曾由余副總長就防衛金

馬專題提出簡報,俞部長並提出希美方提供我空軍三個大隊之F-86戰機、海軍四艘驅

逐艦、陸軍九個預備師等三軍裝備需求。︵註二三︶俞部長指出,目前最重要工作為

策訂防衛計畫,我方提報:共軍攻擊金門、馬祖,空襲臺灣本島,或以其他方式攻

擊時,應採取之緊急計畫與措施;中美聯合參謀組織;於三月份檢討中美共同防

衛計畫,並立即擬訂議程表。卡尼同意由蒲萊德中將為美方主持人,留臺繼續討論。

︵註二四︶中美雙方數日內即完成編組,草擬共同防衛計畫,我方主持人由俞部長授

權為副參謀總長余伯泉中將。

 

  民國四十四年四月二日,總統府舉行四十四年第九次軍事會談,會中由余副參謀

總長報告中美聯合作戰計畫內容要點:

 

  本計畫為﹁中美聯合作戰計畫﹂,代字為﹁樂成﹂,即稱為﹁樂成聯合作戰計

畫﹂。計畫格式,中美雙方協議,採用美軍一九五三年○│一一四聯合部隊參謀手冊

作戰計畫格式,計有:一般狀況、使命、各單位任務、後勤事項、指揮與通信事項等

五段及若干附件︵含空軍作戰、海軍作戰、陸軍作戰、情報、防空作戰、後勤、通信

標準作業規定、心理戰、戰地政務等︶。

 

  作業經過:三月十日,中美雙方在美軍ROCHESTER艦舉行初期協調會議,中方

有國防部、海空軍總部代表,美方有第七艦隊、顧問團代表。根據協議,組織中美混

合工作小組、後勤組、情報組、通信組、高砲組、程序組、協調組、政工組等八個組

,均在國防部辦公,隨時協商,如遇有重大問題,則請示代總長及部長。三月二十四

日中美雙方舉行聯合最後協議,美方已呈報華盛頓,請求批准。本計畫如奉 總統批

准,則下令各單位,繼續完成各軍種之計畫作業,並準備實施。

 

  作戰構想內容與計畫內容概要:本作戰構想係根據我國國防部部長、美國海軍

軍令部長口頭協議所頒發之作戰訓令而擬成,其內容區分:對全般作戰考慮事項、各

時期之作戰指導與兵力運用︵包括中美兩國部隊︶、為有利於本作戰構想實施,目前

已經進行,且將繼續努力者及結論等五段︵詳作戰構想內容概要表與指揮關係圖及作

戰計畫內容摘要報告表︶︵略︶。︵註二五︶

 

  六月十八日總統府四十四年第十八次軍事會談,討論﹁樂成聯合作戰計畫﹂修訂

內容,總統指示可以照辦,並指示由國防部研究與美方簽字方式。︵註二六︶七月二

十五日,中美雙方簽署﹁樂成計畫﹂,美方參加人員有蒲萊德中將、史邁斯少將、格

蘭特少將及戴維斯少將等。︵註二七︶該計畫當日起生效。

 

  ﹁樂成計畫﹂迭有修訂,美方主持人為第七艦隊司令後並兼任臺灣協防司令部

︵四十四年十一月成立USTDC Taiwan Defense Command)司令,事權得以統一。民國四

十六年十月二十六日竇亦樂中將接任司令三個月後,俞部長於會談中提出:樂成計

畫必須澈底檢討修改,以符現況;中美雙方防空能力及組織等作澈底之檢討,要求

美軍進駐﹁勝利女神﹂NIKE飛彈部隊;中國國軍之步兵、裝甲兵及陸戰隊部隊,均

已完成戰備,隨時均可擔負中美雙邊防禦協定之義務。竇亦樂中將同意將上情轉報上

級外,另報告美方近期來臺之高級官員均同意必須設立一個快速而有效之通信系統,

使華府國防部與國務院熟習處理程序。︵註二八︶

 

  中美雙方有關樂成計畫之交涉,我方由副參謀總長余伯泉將軍於國防部俞部長指

導下任總協調官,民國四十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余將軍以﹁修訂中美聯盟作戰樂成計畫

作業出力﹂奉國防部核定記大功乙次。︵註二九︶

 

三、太白作戰計畫

 

  ﹁太白﹂作戰計畫︵英文計畫原名Aries,為星座中之﹁白羊座﹂;國人稱﹁太

白金星﹂應作Venus︶,為美軍協防金門、馬祖之作戰計畫。根據美國國會授權美國

總統,如其認為中共對外島之攻擊乃攻擊臺灣之先奏時,得使用美軍協助之。八二三

金門砲戰期間,美國採取行動助我,即係準此行事。︵註三○︶

 

  民國四十六年十一月四日美軍顧問團團長鮑恩少將向國防部俞部長提呈乙份﹁中

國軍事設施狀況年中報告︵四十六年四月一日至九月三十日︶﹂。認為在本期間國軍

在作戰方面之顯著成就有四,其中兩項:對各外島指揮部之戰備測驗;設立參謀

組織,於四十六年十二月間實施貴方太白作戰計畫之高司演習。報告中並強調:﹁本

團正與貴方指定參加太白高司演習之參謀密切合作,對迄至目前為止之計畫及準備情

形具有良好印象,預料此一演習,將使閣下明瞭貴方以節約方式圓滿防禦各該司令部

之能力。﹂︵註三一︶

 

  ﹁太白﹂作戰計畫之策訂及高司演習之實施均係副參謀總長余伯泉將軍親自指導

,確令美軍顧問團人員耳目一新。民國四十七年八二三砲戰之後,各級長官認知﹁太

白﹂作戰計畫確切可行,十月二十七日余將軍以﹁主持督導策畫太白演習特殊功績﹂

,奉國防部核定記功乙次。︵註三二︶

 

  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適用範圍,原只限於臺、澎,而不及於金、馬。如何說服美

方,將金、馬也納入協防,俞大維部長對此,可謂煞費苦心。他列舉美軍必須協防金

馬的八大理由,歷任協防司令、顧問團長,乃至俞部長到美國訪問,美國軍政首長來

華訪問,他們所聽到俞部長陳述剖析的,大抵不外乎相同的話題。︵註三三︶直到民

國四十七年八月六日,中共軍力於金、馬對岸大量集結,情勢顯已呈弩張劍拔,大有

一觸即發之虞,美軍協防司令史慕德中將與俞部長會談時,答應就下列事項,報告美

太平洋總司令,其第一項即為:﹁美國政府之聲明:﹃美國政府認為此時對外島之任

何攻擊,即為對臺灣與澎湖之直接威脅﹄,將屬有效之嚇阻。﹂概已採納俞部長之建

議,至為難得。惟莊萊德大使於會談中認為﹁對外島立場發表聲明,為時嫌早。﹂︵

註三四︶自屬外交人員之見解。俞部長於八月十八日接見史慕德商談時特別強調:﹁

如何適當應用美國國會對艾森豪總統之授權,而發表一項明確聲明,至為重要,將可

有效阻止戰爭。﹂︵註三五︶然而美國政府接獲協防司令部報告,綜合評估後並未如

俞部長之建議對中共作出強硬警告之聲明,以致毛澤東有恃無恐,悍然發起八二三砲戰。

 

四、金門砲戰

 

  民國四十四年大陳撤運後,共軍積極展開攻擊金門、馬祖之各項準備工作,如修

築鷹廈鐵路及沿海機場。四十七年七月中東戰亂頻仍,十五日美國派遣海軍陸戰隊在

黎巴嫩登陸,中共中央軍委在北京召開擴大會議,毛澤東等作出加強東南沿海軍事鬥

爭的決定,彭德懷轉達此一決定並要求空軍和地面炮兵立即開始行動。︵註三六︶七

月十七日總統蔣公獲得可靠情資經研判後,宣布當日十二時起,三軍進入緊急戰備,

金、馬守軍對防區戰備措施,更作全般檢查。︵註三七︶七月二十七日共軍空十八師

MiG-17戰機由惠陽機場以低空隱匿方式轉場至澄海機場,七月二十九日該師師長林虎

親自於地面指揮藉雷達戰管有利空域,以高性能之MiG-17戰機,採低空高速爬升奇襲

戰術,在汕頭外海攔截我F-84G巡邏機四架,我機兩架被擊落,領隊劉景泉少校跳傘獲救。

八月一日國防部參謀本部為減少組織階層及管制幅度,以收靈活精簡之效,而實施改

編。︵註三八︶此即採美軍之﹁聯參﹂制,聯一人事次長毛景彪,聯二情報次長由參

謀次長賴名湯兼任,聯三作戰次長由副總長石覺兼任︵執行官胡炘︶,聯四後勤次長

周祖達,聯五計畫次長由副總長余伯泉兼任︵執行官毛瀛初︶。

 

  八月四日蔣總統在陽明山召集中、美高級人員會談,研商當前情勢與對策,與會

人員包括陳副總統、黃少谷、葉公超、俞大維、莊萊德大使及新任美軍協防司令史慕

德將軍等。︵註三九︶參謀總長王叔銘、陸海空勤總司令、副總長及各聯參次長均列

席,俞部長根據各方情資,在會談中獨排眾議,說出他的判斷:﹁毛澤東必打,而且

是在三星期內就打。﹂︵註四○︶八月四日共軍空九師MiG-17戰機三十四架由新城轉

場至第一線漳州機場,八月五日共機進駐金門當面之龍溪機場。︵註四一︶八月六日

國防部宣布:臺灣海峽情況緊急,金馬前線、臺灣全省進入緊急備戰狀況。︵註四二

︶八月七日金門上空發生空戰,我F-86F機一架被擊傷。八月十三日共軍海航四師由

浙江衢州轉場至福州機場,空十六師由衢州經福州轉場至龍田機場。八月十四日我海

空軍與敵在馬祖附近交戰三次,我獲豐碩戰果;金、馬當面共軍砲兵部隊均已進入陣地。

 

  國防部此一時期對外島防衛的全般作戰指導是:﹁依太白計畫既定政策,自力保

衛外島,擊滅犯匪,並以英勇堅決之實際行動,期獲盟國之支援,進而實施樂成計畫

之聯盟作戰,予匪以澈底之打擊。﹂,對金防部的指示是:﹁獨立固守,依工事、火

力、逆襲擊滅犯匪,不可有依賴海空軍支援之心理,在狀況不得已時,應固守必要地

域待援。﹂︵註四三︶

 

  四十七年八月二十三日十七時三十分︵臺灣使用日光節約時間為十八時三十分︶

,共軍砲兵火砲三四六門以突然性的火力急襲轟擊金門,至十月五日止,共發射各型

砲彈四七四、九一○發,此期間內,敵我海空軍發生四次海戰與五次空戰。︵註四四︶

我海軍自九月七日起實施﹁閃電﹂︵運補︶計畫,初以LSM美字號艦搶灘下卸,後改以

LST中字號艦裝LVT泛水下卸。︵註四五︶美國第七艦隊亦宣布自九月七日起,應中華

民國政府之請,進行海峽護航行動,運補金門防衛部隊。︵註四六︶九月十九日我海

軍編組六五特遣艦隊,以突擊作戰方式實行運補︵鴻運計畫︶。後又使用美軍LSD及本

軍之LCU運送八吋自走榴砲至金門︵轟雷計畫︶。︵註四七︶、︵註四八︶十月六日中

共國防部長彭德懷發表︿告臺灣同胞書﹀,暫以七天為期停止砲擊,十三日又發布暫

停砲擊兩週。十月三十一日中共中央軍委決定:﹁今後雙日對任何目標一律不打砲﹂

,開始﹁單打雙停﹂的階段。︵註四九︶

 

  國防部參謀本部對金門砲戰作戰經過曾詳實檢討,爰摘錄檢討要點數則,可以明

白當時情況:︵註五○︶

 

  參謀本部於四十七年八月一日實施聯參新制,以改組伊始,其人員調配,業務

轉移,正值新舊交替的過渡時期,﹁八二三﹂戰事發生時,作戰、後勤兩部門人事變

動特多,且有部分調派人員尚未到齊,對業務自未能深入情況,協調不夠圓滿,命令

下達沒有顧到全局,幕僚業務與計畫指導多欠週密,監督、執行、管制亦均有缺憾。

故砲戰發生後之前兩週,工作相當混亂,直到第三週,才漸上軌道。

 

  國軍作戰計畫,雖經預擬有四十八種之多,但所有計畫,其假想多偏重於防匪

﹁兩棲進犯﹂,至對匪用﹁砲擊封鎖﹂一著,則未能預作深一層之澈底研究對策。

 

  中美聯盟作戰的﹁樂成計畫﹂和獨立作戰的﹁太白計畫﹂,因受主客觀條件的

限制,不能適應軍事緊急情況的需要,以致在臺海戰爭發生後,臨時倉卒變更計畫,

影響作戰甚大。

 

  基於此次經驗,以後應針對新武器的發展,與戰爭形態的轉變,多方設想敵之

可能行動,策訂各項行動的新方案,及具有彈性的預備計畫。

 

  國防部參謀本部對金門砲戰共軍的作戰構想,有以下的評述並列舉對策:︵註五一︶

 

  ﹁共匪砲擊金門的作戰構想,是配合中東情勢,圖在國際政治談判中,遂其討價

還價的敲詐陰謀,並且為進入聯合國的政治陰謀舖路,如果能夠在砲戰中,將金門癱

瘓或侵佔部分外島,乃是共匪一舉數得的如意算盤。現在共匪雖已失敗,但研究其作

戰構想及所採取行動,確是具有主動且適應他的全球性戰略的。﹂我之對策:﹁今後

我們的作戰構想,一定要和政治、經濟、外交等相互配合,無論是攻、是防,都要適

應情勢,爭取主動。﹂

 

  余伯泉將軍於金門砲戰期間任副參謀總長兼聯五計畫次長,賡作戰全期,於俞大

維部長指導之下,主動協調交涉美軍協防司令部、美軍顧問團及第七艦隊,敦促美政

府高階官員如陸軍部長布勞克爾(Bruker)、空軍副參謀長李梅(Lemay)、太平洋總司

令費爾特、國防部長麥艾樂(McElroy)等先後來華瞭解狀況。全力促成第七艦隊派艦於

海峽護航我運補金門之船團;及美國陸軍第七十一勝利女神力士飛彈團第二營自美德

州調駐臺灣,增強地區防空力量。其後超音速F-100F超級軍刀機︵雙座︶六架移交我

國;八吋自走榴砲十二門、一五五公厘榴砲七十二門、一○五公厘榴砲九十二門、一

○六公厘無座力砲一五○門、M42自走防砲車十七輛等軍品亦逐次撥交趕運前方替換

老舊裝備,對金門戰力的提升收立竿見影之效。︵註五二︶而各項作戰計畫之擬︵修︶

訂余將軍亦參與指導。民國四十八年二月六日,余將軍以﹁金門砲戰作戰計畫之擬訂

切合機宜﹂,奉總統核頒三等寶鼎勛章乙座。民國四十九年五月余將軍任副參謀總長

已逾五年,以﹁襄贊戎機,整建三軍,功績卓著﹂奉頒二等雲麾勛章乙座。民國五十

年一月余將軍奉調陸軍第一軍軍長兼金門防衛司令部副司令官,五十年四月二十一日

以﹁於副參謀總長任內政績卓著﹂獲頒乾元勛章乙座。︵註五三︶

 

五、美軍聯合計畫作為之研究

 

  民國四十六年,余伯泉將軍以任副參謀總長負責計畫三年餘之經驗,深感國軍軍

事戰略計畫制度之建立為刻不容緩之重要工作,故以數月之時間,根據數十種美軍準

則、學校教育課程講義、戰史書籍、名人回憶錄等參考資料,作一有系統之研究。並

經與卓越及有經驗之美國軍官包括:蒲萊德將軍、殷格索將軍、柯派闕將軍、蔡斯將

軍、鮑恩將軍、雷斯頓將軍、格蘭特將軍、戴維斯將軍及華爾頓上校、陸思魯上校、

史謨克上校等反覆討論編成︽美軍聯合計畫作為之研究︾第一、二兩冊。︵註五四︶

第一冊之內容包括余將軍著手研究此項制度之方法,並將基本計畫之種類,及相互之

關係,暨國家安全會議階層之工作程序,列舉事例,輔以必要之說明,介紹予國軍計

畫人員。第二冊之內容,更將美國戰略計畫制度之概況,聯合參謀首長階層計畫作為

之技術等分別闡述,以期吾人能學習其適用於我者,以確立吾人在計畫作為方面之概

念與技巧。︵註五五︶本書刊行呈核閱後,奉蔣公指示:﹁軍事部門應分別策訂近、

中、遠程發展計畫﹂,參謀本部遂於民國五十年十一月設立﹁國軍軍事戰略計畫制度

研究委員會﹂,繼續研究,斟酌國軍狀況,編纂完成︽國軍軍事戰略計畫制度手冊︾

一種,繼提報第十屆軍事會議大會通過後,並奉蔣公裁可,於民國五十二年八月令頒

三軍遵照實施。︵註五六︶

 

六、軍事學術研究與著作

 

  民國四十五年國防部譯印﹁蘇俄軍事思想﹂一書,蔣公令國軍將校須一體研讀並

撰寫心得,余將軍所撰心得︿蘇俄軍事思想研判﹀經呈奉蔣公親核為將級佳作,收入

心得選編第二輯,民國四十七年七月由國防部印發供各級幹部參研切磋。心得內容有

:一般觀察│蘇俄軍事思想來源之基礎、共產主義思想對蘇俄軍事之影響、與西方軍

事思想不同之點、蘇俄軍事獨到之處、共黨用兵值得注意之特徵、內容方面頗有問題

者、結論等。︵註五七︶

 

  民國四十六年十月四日,俄國首先發射人造衛星成功,震驚美國朝野,美國參議

院外交委員會委託約翰霍甫金斯大學就軍事科學對美戰略與外交政策之影響作研究。

余將軍於任副參謀總長兼計畫參謀次長時,特針對上述報告作研究分析,完成︽軍事

科學之發展及其對美國戰略與外交政策影響之研究︾一書,內容有:美國之國家目標

、美國之軍事目標、二次大戰後美國戰略之演進、新武器對戰略之影響、美國面臨之

戰略問題等。本書對美國面臨之戰略問題及其涵義作深入之分析,另對﹁決定性之戰

略攻擊﹂之意義與重要性作一完整性之介紹,確定此為美蘇兩國備戰之第一優先問題

,並為世界各國兵略家研究之焦點。︵註五八︶

 

 

註 釋

 

註 一:︽俞大維先生年譜資料初編︾,國防部史政編譯局編輯出版,民國八十五

年十二月三十日,頁三三二│三三三。

註 二:中央日報,民國四十三年八月十四日,第一版

註 三:︽賴名湯先生訪談錄︵上冊︶︾,賴暋訪錄,國史館編印,民國八十三年六

月,頁一七七。

註 四:︽俞前部長勤政紀要︾,國防部史政編譯局編印,民國七十年六月十五日,

頁一。

註 五:同註四,頁二。

註 六:李元平,︽俞大維傳︾,臺灣日報社出版,民國八十二年二月十五日,增訂

十二版,頁一三八。

註 七:同註一,頁四○六。

註 八:同註一,頁四一○│四一一。轉引自︽國軍檔案︾,︿總統府四十四年第二

次軍事會談記錄﹀。

註 九:同註六,頁一三九。

註一○:同註一,頁四一二。

註一一:同註九。

註一二:同註一,頁四一二。

註一三:同註一,頁四一三。轉引自︽國軍六十年大事年表︾,頁一七○。

註一四:同註一,頁四一四。

註一五:同註六,頁一四○。

註一六:同註一,頁四一六。

註一七:同註一,頁四三七│四四一。

註一八:同註一,頁四四二。

註一九:同註一,頁四四六│四五一。轉引自︽國軍檔案︾,︿總統府四十四年第六

次軍事會談記錄﹀。

註二○:同註一,頁四六五│四六九。轉引自︽國軍檔案︾,︿總統府四十四年第八

次軍事會談記錄﹀。

註二一:余將軍伯泉兵籍資料記功嘉獎紀錄表記載。

註二二:陳一新,︽斷交後的中美國關係︾,五南圖書公司,民國八十四年九月二版

一刷,頁三四一│三四三。

註二三:同註一,頁四七三。

註二四:同註六,頁一四五│一四六。

註二五:同註一,頁四九一│四九三。轉引自︽國軍檔案︾,︿總統府四十四年第九

次軍事會談記錄﹀。兩國間所訂之作戰計畫為﹁聯盟作戰計畫﹂,本段文字轉摘自軍

事會談記錄未作更動。

註二六:同註一,頁五七四│五七五。

註二七:同註一,頁六○七。

註二八:︽俞大維先生年譜資料初編︾,國防部史政編譯局編輯出版,民國八十五

年十二月三十日,頁九八九│九九一。

註二九:同註二一。

註三○:同註六,頁一七六。

註三一:同註二八,頁九九八│一○○○。

註三二:同註二一。

註三三:同註六,頁一七六。

註三四:同註二八,頁一○八五。

註三五:同註二八,頁一○九五。

註三六:徐焰,︽金門之戰︾,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一九九二年二月,頁二○五。

註三七:同註二八,頁一○七二。引自︽國軍檔案︾,︿金門砲戰經驗回憶錄﹀。

註三八:︽國軍六十年大事年表︾,國防部史政編譯局編印,民國七十三年六月十六日,

頁一九○。

註三九:同註二八,頁一○八二。

註四○:同註六,頁二○三│二○四。

註四一:同註二八,頁一○八三。

註四二:同註三八,頁一九○。

註四三:︽金門砲戰作戰經過檢討︾,國防部計畫次長室編印,民國五十一年十二月

,頁二○。

註四四:同註四三,頁三。

註四五:同註四三,頁一三。

註四六:同註二八,頁一一一九。

註四七:同註四三,頁一三。

註四八:同註二八,頁一一三三│一一三四。

註四九:同註三六,頁三二三│三二四。

註五○:同註四三,頁二六│二七、三四│三五。

註五一:同註四三,頁三七。

註五二:同註二八,頁一一一一│一一五三。

註五三:余將軍兵籍資料記載。

註五四:余伯泉編著,︽美軍聯合計畫作為之研究︵上集︶︾,民國五十三年一月再

版︵民國四十六年初版︶,頁二│三。

註五五:同註五四,再版序言,頁一。

註五六:同註五四,再版序言,頁一│二。

註五七:︽蘇俄軍事思想心得選編︵第二輯︶︾,國防部印發,民國四十七年七月。

註五八:︽軍事科學之發展及其對美國戰略與外交政策影響之研究︾,國防部計畫次

長室印發,民國四十九年五月。

創作者介紹

KCWANG的部落格

KC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