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兵學研究方法

 

  余將軍的兵學研究方法,吾人得於余將軍歷年來之著述及演講紀錄中可以概見

。有關研究戰略之方法,余將軍特別針對研究戰略應具備之條件與理由逐一申論;

余將軍認為研究戰略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認識問題的﹁焦點﹂;而在討論戰略

之先,應首將其定義澄清,再進而研討。爰根據余將軍著︽兵學言論集︾中各篇論

文及演講紀錄、﹁野戰軍戰略之研究﹂講義、﹁野戰戰略概論﹂講義等資料,綜合

彙整余將軍提示的兵學研究方法,舉要如次。

 

一、野戰戰略與戰術之定義

 

野戰戰略定義︵註一︶

 

  野戰戰略為運用野戰兵力,創造與運用有利狀況以支持軍事戰略之藝術,俾得

在爭取戰役目標或從事決戰時,能獲得最大之成功公算與有利之效果。

 

戰術定義︵註二︶

 

  戰術是在戰場及其附近,運用戰力,創造與運用有利狀況以支持野戰戰略之藝

術,俾得在爭取作戰目標或從事決戰時,能獲得最大之成功公算與有利之效果。

 

野戰戰略與戰術有極密切之關係,且戰術指導必須配合戰略指導,方有成功 之

希望,其連帶關係如左:︵註三︶

 

有戰略而無戰術,是用兵有目的而無結果。

有戰術而無戰略,是無目的之用兵。

 

二、研究野戰戰略之方法

 

研究野戰戰略應具備之條件與理由︵註四︶、︵註五︶

 

  余將軍認為研究野戰戰略應具備以下之條件:

 

虛心。

 

 虛心求教於名師,益友及戰史。古今中外戰略家無不經過極懇切之苦功研究,不

是求教於師友,就是求教於古人︵研讀戰史︶。拿破崙十六歲任少尉砲兵排長,二

十六歲任意大利方面軍總司令,即連敗歐洲名將者,因為他在十六歲至廿六歲之間

,曾下極大之苦功,反覆研究歐洲名將所指揮之八十四個戰役之故。拿破崙之筆記

迄今尚存法國博物院中。英國名將蒙哥馬利元帥認為,所謂將才是廿餘年之虛心及

苦功之結晶品。因此,不肯虛心求教,不肯下苦功之軍官,雖具有天賦的聰明,但

其學術修養已陷於絕境,故祇能勝任中下級幹部而已。所以虛心求教,是研究戰略

的第一個條件。

 

戰史與戰術的修養。

 

 拿破崙手下大將請教拿破崙用兵之道,拿破崙說:﹁反覆閱讀戰史方能瞭解用兵

之真理﹂。因此,戰史的修養是研究戰略必備的基礎。野戰戰略是創造決戰時有利

的態勢︵狀況︶,但所謂在戰場上有利的態勢是一個戰術問題。因此,研究戰略者

,必須反覆閱讀戰史,並應先有相當的戰術修養,否則祇是紙上談兵而已。

 

對問題焦點之認識。

 

 拿破崙曾言:﹁戰爭全部之藝術,乃在決勝焦點強於敵人﹂。福煦元帥認為研究

用兵的藝術,最重要的一環,是對任何之態勢︵或戰況︶應有適當之反應,而所謂

﹁適當之反應﹂,就是對當時的態勢︵或戰況︶之認識:

 

這是一個什麼問題?

這個問題之焦點何在?

 

 英國政略家邱吉爾首相曾說:﹁無論做什麼事情,成功的先決條件是能認識在任

何之複雜環境中,主要之問題何在?該問題之焦點何在?因為先有這個認識方能談

到如何解決問題。﹂

 

 上述之﹁認識﹂,一半是天賦的領悟,一半則由學術的修養而產生。

 

思考程序與有關因素輕重之判定。

 

 認識問題及其焦點之後,則應考慮解決問題最有利之方法,這是一個思考能力,

可分為下述三點說明:

 

瞭解對該問題各種有關之主要因素︵學術的修養︶。

 

對上述因素作一個有系統的分析︵理則學的修養或天賦的聰明︶。

 

對上述之因素分析後,對各種因素之輕重份量作一判定。這是最重要的一點。也

是庸將與良將之區別所在。因為一個戰略構想可能有九利而一害,或九害而一利,

但其勝負之關鍵可能在此一害或一利之中︵學術的修養或天賦的聰明︶。

 

決心。

 

 對任何事情經考慮後,則應有實踐之決心。查戰史中極多戰敗之悲劇皆由於指揮

官猶疑不決所造成,故堅定之決心是研究戰略者必須具備之最後條件。

 

研究野戰戰略之方法<U0.1>︵註六︶<U0>

 

焦點之認識。

 

 戰略之精髓,一言以蔽之,就是如何創造有利的態勢︵狀況︶。故研究之焦點,

是瞭解何為有利之態勢︵狀況︶。

 

研究起點之決定。

 

 從戰史中選一極簡單之狀況,根據精確之學理,澈底:

 分析其利害。

 求出構成此種狀況之各種主要因素。

 求出能使利害發生變化之各種主要因素。

 作一定論。

研究程序。

 以上述之定論為基礎,研究大致類同之狀況:

  研究其不同之點何在。

  研究何種因素產生此不同之點。

 對類同之各種狀況,作一總定論而記憶之。

 逐一研究不同類之狀況而比較之。

研究野戰戰略之步驟︵註七︶

先熟習構成一有利或不利的戰略狀況之各種因素。

研究在各種狀況中如何處置。

作出各項結論及建立戰略理論。

以各種不同的狀況去演練上述三個步驟的全部程序。

 

運用戰略修養,處理從戰史中取出的各種戰略問題,進行﹁戰略演練﹂,以磨練

對各種狀況的迅速反應。

 

體認研究野戰戰略之困難︵註八︶、︵註九︶

 

  戰略既十分重要,而研究起來又異常困難,故必須加倍努力,以求有成。吾人

應體認下述之困難,俾得尋覓克服之途徑:

 

缺乏有系統的資料,其原因如下。

 

名將不一定就是戰略家。例如英之威靈頓、德之布魯歇元帥等均是成功的名將,

但後人認為彼等並非戰略家。

 

名將又係戰略家者,卻鮮有時間寫作。

 

大部有關戰略之著述均係支離片斷,或僅涉及一隅,或無詳盡之解釋,而致揣測

紛紜,例如孫子十三篇以及拿破崙之戰略格言等。

 

能寫出整套理論而又能指揮作戰的戰略家,可謂鳳毛麟角。

 

名將、名兵學家對戰略與戰術之關係的看法頗有差異。

 

 戰場內用兵已被公認係屬於戰術之範圍,而戰場外者則屬於戰略之範圍。戰略之

運用可產生有利之情勢,以獲致戰術上之勝利,而戰術則可將戰略之利益導致結果

。因此戰術若不配合戰略運用,則將毫無成效可言,如福煦元帥對第一次世界大戰

德國戰略指導所作之評議者然,反之戰略不配以戰術亦難產任何之成果,如沙拉曼

卡之戰即其一例。時至今日,甚多名將認定戰術較之戰略更為重要。但不論其究為

如何,具備優良之戰術知識實為熟習戰略運用之先決條件。況且研究戰術較之戰略

實為簡易,其部份之理由乃因戰術係基於較為有形之因素,並有較多之著述可資參

考。因而一般認真之軍官均以甚多之時間從事詳盡之戰術研究,因戰術係一項步驟

與程序,極需耗費時間與精力。然在彼等熟練戰術運用藝術之後,卻罕能獲得時間

、機構或設備,或具有此類之興趣,以從事一項澈底之戰略研究。

 

戰略理論及戰史的﹁循環論﹂。

 

 戰略理論乃根據戰史的事實歸納而得,而戰史內的重要決定應係根據戰略理論而

產生,應如何著手研究才最有效。

 

戰略家需具備廣泛與專精的知識。

 

 歐洲某軍事史學家對如何能成功為一戰略家,曾作一澈底之調查,結論為戰略家

必須具備下列各項知識:

 

 有些事物要澈底瞭解。

 其他事物要有適當瞭解。

 要瞭解上述兩者之關係。

 

 此史學家所作一針見血之說法,可於下列戰史證明││二次大戰期間,當德機轟

炸英倫時,邱吉爾堅持參加英國高階層科學會議。當時諸科學家將討論者係如何以

電波干擾,導引德機轉移轟炸目標之問題。邱氏堅持參加之理由,乃因其本人具有

﹁確知何者對英國有利,何者不利﹂之戰略知識。但研究戰略者,未必能具備上述

﹁應有之知識﹂。

 

新武器之迅速發展,對戰略產生巨大的影響。

 

由於政治、經濟、心理因素之影響使戰略問題更為錯綜複雜。

 

三、研究戰術之方法︵註一○︶

 

  余將軍認為上述研究戰略之方法,大體上亦可適用於研究戰術。唯戰術之研究

,在軍種、兵種之區分上較多且繁,為求專精,則須律定範圍,找出其重點,以期

易收實效。余將軍以陸軍戰術之研究為例,列述於下。

 

應澈底研究事項

各種地面之作戰││攻、防、追、退、遭遇戰,與特種地形戰及特種作戰等。

一個步兵師之運用。

野戰戰略主要之原則。

應瞭解之事項

大部隊之運用要則。

聯合作戰。

各兵科戰術││特別注意步、戰、砲、空軍之協同。

各種主要武器之性能。

小部隊之戰鬥。

不斷參加兵棋推演與實兵演習

不斷培養本部隊之戰力

 

  綜合上述,余將軍特別揭示:﹁研究戰略、戰術必須有方法、有熱情,虛心磨

練,持之以恆,方可望有成,切不可徒托空言。﹂︵註一一︶。

 

四、兵學研究方法論之指導要領

 

││︽大軍指揮要則︾中所引︽荒漠甘泉︾一篇日記的啟示││

 

  民國六十年七月十五日三軍大學戰爭學院編了一本︽大軍指揮要則︾,作為將

官班的教材,其內容編排依序為:

 

總統蔣公訓詞:︿我們國家的立場和國民的精神﹀

 

  這是總統蔣公於民國六十年六月十五日在國家安全會議宣示的文告,要全國軍

民莊敬自強,處變不驚,慎謀能斷,堅持國家及國民獨立不撓之精神,鬥志不鬥氣

。當時國際局勢多變,在美國政治與外交壓力下,我國在聯合國之代表權已有動搖

跡象,這篇文告所揭示的是很明確的﹁國家戰略﹂。

 

大軍指揮要則︵本文︶

野戰戰略概論

野戰戰略第一部︵上集︶

戰略名詞涵義︵三十五種︶

附錄一:三篇與三二九黃花崗之役及革命烈士相關的文章

方聲洞烈士於三二九赴義前︿稟父絕筆書﹀

于右任著︿黃花崗之憶﹀

溫茂華著︿黃花崗烈士碑記﹀

 

  以上三篇文章屬精神教育與戰爭哲學範疇,列為將官班的教材有很深的含義。

 

附錄二

 

  ︽荒漠甘泉︾七月二十四日的一篇日記全文。︵註一二︶謹錄如下:︵按:

︽荒漠甘泉︾一書總統蔣公每日必讀,民國五十年前後,定為幹部﹁革命精神修

養日課﹂,先後發到主要幹部及各級軍官,以供研讀︶

 

七月二十四日 神賜給你的產業,要以服從的信心,用自己的腳步去丈量疆界,然

後才有權把它佔為己有。

 

    ││約書亞記一章三節

 

  從物質方面說,這世界上還有未為基督而佔領的土地,從精神方面說,也有神

所應許,而我們尚未提出要求,而足跡也未踏入的領域。上帝怎樣對約書亞說的,

祂說:﹃你們腳掌所踏之地,我都賜給你們了。﹄然後祂把應許賜給我們的地劃出

範圍,全部給他們,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他們必須前進,全面佔領,用他們的

腳,從長到闊,親自丈量疆界。

 

  他們所踏到的土地,從未超過所應許的三分之一,因此他們所得者,也沒有超

過所應許的三分之一;他們只得到他們足跡所及的土地,此外就沒有了。

 

  我們在經書裏讀到的﹃應許的地﹄,是給我們開放的,而上帝的意思,暗示我

們應該用自己的腳步去丈量疆界,這腳步要出於服從的信心,及信的服從,然後才

有權把它佔為己有。

 

  我們之中,有多少人曾以基督的名,把握了上帝的應許呢?

 

  這裏一塊廣大的領域,要信心去掌握,向前邁進,從長到寬,作全面的佔領,

但信心一直還沒有這樣做。

 

  讓我們進入所有傳授給我們的領域。讓我們舉目四望,從南到北,從東到西,

並且聽到祂說:﹃凡你們所望見之地,我都要賜給你們。﹄││裴爾遜

 

  不論猶大的腳踏到那裏,那裏就歸他所有;不論便雅憫的腳踏到那裏,那裏就

歸他所有。任何人,他的腳踏到那裏,他就可佔有這份產業。試想一個人踏入賜給

他的領土時,他豈不立刻會感到﹃這是我的﹄嗎?

 

  一位黑種老人,他經歷過神奇的恩典,有人問他道:﹃但以理,宗教為什麼能

給你極大的平安和快樂?﹄他回答道:﹃啊,馬莎;我只是把全身躺平在那些極偉

大和極珍貴的諾言上,我就得到所應許的一切。讚美主!讚美主!﹄誰把全身躺平

在那些諾言上,就會覺得其中所包含的財富,都屬於他的了。

 

  民國八十二年春,筆者由老長官鄧祖謀將軍處,聞知余將軍夫人歐授真女士於

三軍總醫院︵軍眷醫院︶住院療養,決心冒昧前往探視。當時病房中有二位華興中

學洽請的女性義工護佐陪伴,據稱,數月來夫人從不開口說話,只是每天下午到醫

院地下室小教堂祈禱與讀經。遞入名片後,幸得夫人同意入內。聲明來意,希望獲

知余將軍的家世與生活點滴,夫人並不作答。尷尬之餘,靈機一動,改以粵語相詢

。夫人金口乃開,謂P.C.︵夫人及至友稱呼余將軍︶在家從不談公事,喜與好友﹁

捉麻雀﹂︵粵語││打麻將︶,家務事從不過問。詢及余將軍有否宗教信仰,夫人

稱:﹁P.C.是不信教的,勸了他好幾回,到重病時總算想通了,但是聖經還是不看

。不過有一點令我不解的是,P.C.常看︽荒漠甘泉︾這本宗教書,不知是什麼原因

,大概是老總統要他看的吧,他只聽老總統和俞部長的話。﹂夫人談興不淺,二位

護佐深感訝異。︵註一三︶

 

  ︽荒漠甘泉︾中這一篇宣揚基督教教義的日記,為什麼要把它編入︽大軍指揮

要則︾作為附錄?這需要從余將軍稍早的論著與講辭中去尋找蛛絲馬跡。民國五十

八年一月二十四日,余將軍於三軍聯合大學週會時向全校教職學官講︿從大戰略說

到野戰戰略與戰區內陸、海、空軍戰略之區別﹀。︵註一四︶余將軍於演講一開始

就說:

 

  ﹁今天向各位澄清一個重要的問題││﹃野戰戰略﹄,這個問題不但本校教官

感覺困擾,連幾個顧問也和我討論多次。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由於大家正在學

習野戰戰略,相信對這個問題一定感覺很有興趣。﹂余將軍接著說:

 

  ﹁我現在要加以說明,大家必須虛心接納,誠懇接受。這便是拿破崙曾說過的

所謂﹃智慧的紀律﹄。一個人縱然有天大的本領,倘不遵守這個紀律,仍然不能用

兵。所以欲求統一軍事思想,必先求得﹃智慧的紀律﹄。拿破崙有位元帥,曾因不

聽拿破崙的話打了敗仗,拿破崙對他說:﹃你不聽我的話,或者誤解我的意思,果

然打了敗仗﹄。這是一個很有啟發意義的故事。﹂余將軍於演講結語中說:

 

  ﹁本校以﹃野戰戰略﹄作為教育重點課目。我為此已用了不少的時間與精力。希

望本校各位教職官和在學軍官當亦能以高度的熱誠與虛心,共同來研究這個問題。﹂

 

  余將軍說:﹁欲求統一軍事思想,必先求得﹃智慧的紀律﹄。﹂同時說明他本

身為﹁野戰戰略﹂課程用了不少的時間與精力,要求在校教職官和在學軍官以高度

的熱誠與虛心,共同來研究與接受﹁野戰戰略﹂的兵學理論。︽大軍指揮要則︾所

附︽荒漠甘泉︾七月二十四日日記,引舊約聖經︿約書亞記一章三節﹀││﹁神賜

給你的產業,要以服從的信心,用自己的腳步去丈量疆界,然後才有權把它佔為己

有。﹂這一段話,和余將軍在演講時所強調的,豈不具有相同的意涵?就兵學研究

言,這是方法論的指導要領。若不遵從此一要領,缺少﹁高度的熱誠與虛心﹂,將

會停滯於原地,無所長進,甚至﹁不進則退﹂,辜負余將軍的期許。

 

  深一層來探究,任何一種學術理論,學者在研習的過程中,若能以服從的信心

,用自己的腳步去丈量疆界,日積月累,未嘗不可能開拓更廣闊的疆域,超出前人

的成就,達到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境界。

 

 

註 釋

 

註 一:余伯泉,︿擴大野戰戰略的教育成效為 總統壽﹀,收錄於︽兵學言論集

︾,三軍大學印,民國六十三年十月,頁五○。原載︽三軍大學學術月刊︾第四十

三期,民國六十二年十月出版。

註 二:余伯泉,︿以統一軍事思想的成果為 總統壽﹀,收錄於︽兵學言論集︾

,三軍大學印,民國六十三年十月,頁四○。原載︽三軍大學學術月刊︾第三十一

期,民國六十一年十月出版。

註 三:同註二,頁四二。

註 四:同註一,頁六三│六五。

註 五:余伯泉,︿核子時代中之戰略﹀,收錄於︽兵學言論集︾,三軍大學印,

民國六十三年十月,頁七一│七五。同見︽核子時代中之戰略︾,單行本,民國五

十五年四月,頁五│八。

註 六:同註二,頁四二│四六。

註 七:同註一,頁六○。

註 八:同註一,頁六○│六一。

註 九:同註五。

註一○:同註二,頁四六│四七。

註一一:同註二,頁四七。

註一二:高曼夫人原編,︽荒漠甘泉︾,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印行,頁四四○│四四二。

註一三:余將軍夫人歐授真女士訪談紀錄,民國八十二年一月十七日。

註一四:余伯泉,︿從大戰略說到野戰戰略與戰區內陸、海、空軍戰略之區別﹀,

收錄於︽兵學言論集︾,三軍大學印,民國六十三年十月,頁一五、一六、二六。

創作者介紹

KCWANG的部落格

KC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